脱离“五毛钱特效”(上)

以往谈起电影特效,我们都以好莱坞为标杆,提到国产电影,更多的都爱用“五毛钱特效”来调侃。然而在2015年我们发现,华语视效大片集体爆发了。。。

以往谈起电影特效,我们都以好莱坞为标杆,提到国产电影,更多的都爱用“五毛钱特效”来调侃。然而在2015年我们发现,华语视效大片集体爆发了,那些给好莱坞做特效的高精尖公司、性价比高的韩国、新加坡团队等等,也都成为了这些电影的幕后功臣。

2015年,华语电影视觉效果上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与以往每年可能最多1、2部佳作、且大部分是港台团队制作的电影相比,今年内地电影以一种集体式、大步地在向工业化迈进。在这一年中,每个重要档期都有视效大片挑起大梁:春节档有《钟馗伏魔:雪妖魔灵》与《狼图腾》;暑期档里,《道士下山》成为了陈凯歌票房最高的电影,《捉妖记》则变成了整个内地电影史的票房冠军。9月末的《九层妖塔》故事虽不着边际,但怪兽效果看得出下了血本;到贺岁档的《不可思异》与《寻龙诀》一个由好莱坞团队Pixomondo全面接手,一个则由内地后期航母天工异彩创造出“华语电影工业标杆”的评价。

从量变到质变,这一年华语的特效电影崛起,少不了多年的努力与尝试。这与进口片的引进增多,也有不少关系。2012年开始,内地分账片名额从20部增加到了34部。名额增长的条件是必须为3D或IMAX电影。这些好莱坞大片对内地观众的视听刺激有目共睹,对国产电影的特效水平更是种无声的挑战。

冯唐有个著名的“金线论”,他说:“文学的确有一条金线,一部作品达到了就是达到了,没达到就是没达到,对于门外人,若隐若现,对于明眼人,洞若观火。”这一观点其实放在电影圈里,反而更适用:电影特效的那条金线,达到与否,就连普通观众也洞若观火,否则之前也不会有那么多“五毛钱特效”的嘲讽之语。外有好莱坞“如狼似虎”,内有观众慧眼如炬,华语电影的特效,也在这双重的力量中逐渐成长。乃至于在今年《侏罗纪世界》《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等好莱坞高投资特效大片的面前,华语电影的工业体系依然可以站直了,不趴下。

不过在这套工业体系中,特效行业早已跨过了语言的障碍,国际团队不再是什么新鲜事了。除了内地的天工异彩,还有成立于德国的Pixomondo,与工业光魔关系深厚的Base FX,韩国的Dexter以及新加坡VHQ等纷纷助力于华语电影,使得2015年的工业关闯的如此漂亮。

世界技术中国“芯”:纷纷来华的特效公司

内地电影市场的繁荣,催生的不仅是国内特效团队的发展:2013年重组的天工异彩已经成为了本土最大的后期公司之一,《龙门飞甲》《画皮2》以及刚刚上映的《寻龙诀》都能看到他们的参与;海外的特效公司也纷至沓来。德国特效公司Pixomondo早在2009年便开设了中国分部,韩国公司Dexter的在华分支也越来越壮大,VHQ作为新加坡公司,也开始将版图铺设在中国内地,并将接手《三体》的后期制作。

面对与中国电影的合作,这些国际公司既有丰富的经验,又将面对全新的挑战。他们不仅要凭现有技术拥抱中国市场,还要与中国电影片方进行不断磨合:概念设计、制作预算,这带来的是整个行业内流程上的完善,也让很多特效电影经验微乎其微的导演更懂得控制自己的想法和电影的实际运作。为此,1905电影网采访了Pixomondo的首席运营官、执行制片人寒洋(Jan Heinze),特效总监Daniel Jeannette、合成总监Thomas Lautenbach,概念设计师黄灿洲、特效师李达以及VHQ的特效总监郭怡然等人。从他们的口中我们得知,中国电影的特效产业依旧是值得开疆拓土的沃野千里。

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西方特效公司恰似“洋和尚”,念经水平一流;但总归让人担心,念起中文经来会不会有点水土不服?实际上,电影工业链条中,单纯的后期公司任务就是实现导演的想法,看的是执行效果。这样一来,特效服务于故事,技术重要,更重要的则是能否与故事融合。

现在大部分可见的电影特效我们可以暂且简单粗暴的分为两类:环境与生物。近20年,CG革新主要在于纯CG镜头大面积地替代了实体模型。要的就是CG画面与实拍镜头无缝衔接。《智取威虎山3D》中的鹰嘴峰与威虎山大本营100%依靠特效,攀爬场面也是通过特效跟拍后与背景合成。这种特效相对基本,只要导演思路清晰,团队就比较容易执行,所以徐克与金旭的韩国团队合作融洽。而同样是环境,城市与自然还稍有区别。去年Pixomondo为《一步之遥》创造了整个上海外滩十里洋场。Pixomondo此前曾为马丁·斯科塞斯打造过《雨果》中的巴黎,绘制CG场景也得心应手,除了经验,还要靠前期大量的调研。

《狼图腾》、《九层妖塔》:从还原生物到创造怪兽

制作CG场景,中国片方和特效公司的合作可谓天衣无缝。特效团队实现导演的设想也算是相对简单的工作。作为衬托故事的场景,前期做好功课,后期特效公司下力气,总还是有个不错的成果。而在还原生物这一点上,就要比单纯的CG场景难上一些了。

我们先把纯CG渲染的生物放在一边,看看在真人或者生物上“动点手脚”的特效技术。《一步之遥》里,舒淇初登场,一下子先亮出了“软腿功”,这其实就是换头术,替身表演,后期制作时再换上正主的脸。团队的技术过硬,破绽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来。相这种单个镜头的“换脸”还比较容易,《捉妖记》在爆发换角风波时,也曾考虑过换头术,只是镜头太多,后期成本比重拍开销还大,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比起换人脸,动物的脸也可以通过后期调控。《狼图腾》里的“狼演员”就抢了不少风头,但毕竟是驯兽师豢养的狼,表情里缺少点野性,特效师就可以用类似液化的工具对狼的眼角和嘴角进行调整,赋予了狼“表情”。嘎斯迈在羊圈与狼搏斗的那段戏里,被拖住尾巴的那条大狼,表情就是重新绘制出来的。

像后期调整动物表情只是少部分应用,还是有大量的动物需要纯CG来完成。而CG生物则是特效中难度较大的一部分。

我们先来看看用CG创造真实存在的生物,重点在于要逼真。“针对比较难拍摄到的镜头,我们会用全CG特效去制作”,VHQ的特效总监郭怡然在谈到《狼图腾》的狼群时,透露在真狼中,还混杂了不少CG狼,“我们先要了解它的习性和构造,比如它的毛发结构以及分层方式。那些狼其实养了很久,我们就参照他们生活上的画面,比如它们去捕食玩耍打架之类,从中研究它的动态,从这个方面去了解和模仿它。”在VHQ为《狼图腾》打造的200多个特效镜头中,耗费最大人工的要数长达10分钟的雪夜狼马战段落:除了CG狼与马的创造,整个团队还特制了一套暴风雪系统,通过调整暴风雪的方向、雪量等,混杂在真实的环境中。

《狼图腾》里的这群CG狼,大部分镜头只出现在远景画面里。所以这样的生物特效与导演追求的效果依旧是亦步亦趋。而在《智取威虎山3D》和《九层妖塔》中,就出现了大量CG生物的近景镜头。徐克电影里那只栩栩如生的CG老虎已经被业内视为工业指标;今年九月,陆川的《九层妖塔》也找来了这支团队,为电影创造了两种怪兽:昆仑水怪和红犼。水怪因为场景的问题,与水的互动需要更多的计算,因此只有匆匆几个镜头。倒是陆上的这一批红犼,效果的确出乎意料。不但有表情,还能喷气,与演员的互动也张力十足。虽然故事不堪一击,好歹特效能有效地与情节互动。


缺了好故事 就是“么么哒”与“巨龙”之间的距离

特效公司Pixomondo除了助《雨果》斩获了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其最著名的生物作品之一就是为美剧《权力的游戏》中创造的那几只巨大的魔龙了,这部剧从2011年到2015年已经播出了五季,每年都会获得艾美奖“视觉特效奖”的提名,并且连续四次赢得了这个奖项。

然而用优秀的技术原创出生物,也必须有同样优秀的故事来支撑。但有时候,也会出现特效很棒,但跟故事割裂的情况。

上映三周的《不可思异》花了大力气在特效上。除了常见的CG环境、视觉奇观,比如平面里的三维空间,静止时间等,还做了一个外星生物“么么哒”,特效的原创性十足,但可惜最终呈现出来的却是故事与特效质量无法齐头并进。

Pixomondo的特效总监Daniel Jeannette在谈到如何制作出这个外星生物时透露,整个团队需要做的,其实是实现导演的想法。“导演想做一种和平的外星物种,小而没有威胁。我们在这个圆球上设计了不同的脸,甚至还试图融入导演的五官来尝试拼出一个合理的生物外表。而它的眼睛,因为导演想让它看起来更加有机化,所以我们在它的眼睛里放入了整个宇宙,你仔细看的时候,还会发现有星星飞过。”《不可思异》中这个外星人的确从表情到运动轨迹都融入了特效团队不少想法,但怎奈抵不过科幻喜剧混搭又太过扯的故事,让这部片成为了杯具。

从以上几部片子不难看出,无论是场景还是生物,国内电影的特效已经基本做到了亚洲领先的水平。我们欠缺的还是如何讲一个跟特效最大程度上结合的故事。特效公司最基本的任务是执行导演的需求,如果导演都没想清楚做特效的方向,即使最后的视觉奇观值5000块,故事可能还是5毛钱。

这就衍生出了在华发展的特效公司面对的另一个问题:面对这样一个急速成长的市场,特效公司是否也可以拓展一下自己的版图,从单纯的后期制作向电影前期迈进一步呢?

特效绝对是个烧钱的行业。好莱坞的视效大片投入成本往往高达1到2亿美元。去年的《变形金刚4》共计投资了2亿美元,一半以上的资金都用在了特效制作上。这几年,华语视效大片的效果好,肯花钱是一个重要原因。成本高达3亿的《捉妖记》,特效预算当初Base FX给出的总报价为9200万,占到了总投资额的3成左右。年初的《钟馗伏魔》请到了业内顶尖的特效公司维塔开发了多个人物,全片在特效上据说也砸入了5000万人民币。上述几个例子已经是华语电影中投资数额庞大的电影,对大部分导演来说,1亿人民币的总投资额已经是大片的预算标准,投入2000万用于特效制作已经算是较高的比重。如何用相对少的钱做出合适的特效,这个问题,就是由特效公司来解决。

很多中国导演在开始商业化之路时,往往迷失了方向。导演们拿着自己的想法和预算找到特效公司,并不清楚这些想法是否都能实现。陈凯歌自言,拍《道士下山》其实就是在帮自己闯过这道工业关。陆川接手《九层妖塔》时也并不知道,1.2亿人民币的总预算,分给特效的钱,只够场景和怪兽中二选一。关于这一点,Pixomondo的首席运营官、执行制片人寒洋(Jan Heinze)说的很清楚:“很多导演在概念刚刚成型的时候就会开始选择与我们合作。而我们能够帮助这些电影人的,其实是让他们用低于好莱坞的预算达到与之水平相当的品质。中国电影市场现在处在一个相当令人兴奋的时期,而我们则希望能用尽全力去定义视觉效果。和漫威电影比,国内市场自然是低预算,但在华的特效公司都希望能让观众一样得到感官刺激,让电影更好地和观众互动。”

但另一个问题则是在于,即使有了后期公司的参与,很多钱都是重复开销,造成了无意义的浪费。Pixomondo概念设计师黄灿洲认为:“我们国内很多做特效片的导演还是缺乏对电影特效这一部分工业流程的了解,不知道怎么去管理和把控。所以在前期准备的时候,比如可视化预览,经常就利用得不太到位。前期准备不足,拍摄的时候也不够完善,最终导致的结果都是让后期修,其实这样反而浪费更多的钱。”他用《007:幽灵党》做了一个成本控制方面的例子,电影中的爆炸戏使用的都是真实的炸药,不用后期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所需的资金更多。

因此,为了后期制作更有效率,资金投入产出更高,特效公司应该从前期就进入到项目之中。各家特效公司也以这个方向发展出更为完整的产业链。以Pixomondo为例,除去与好莱坞的大片合作,Pixomondo北京分部已经把工作重心完全放在了华语电影上。接下来,他们要参与的不仅是电影后期的特效镜头制作执行,还要在影片筹备阶段参与到概念设计等方方面面。寒洋相信,近几年的华语电影市场已经看到了投资人和制片方对视效大片的信心。今年这类电影也越来越具有国际水平。但片方对特效的认识却一直停留在技术层面上。特效本应为讲故事服务,为营造氛围服务。这就需要从业人员有着更强的创造力。他说:“我们也在与更多的片方合作,为他们的电影创造角色。有时候,角色设计对电影的影响比故事线还重要。对角色的开发甚至决定了导演要如何讲故事。而这也是Pixomondo目前的发展方向。”

到目前为止,2015年的内地总票房已经突破了400亿。下一步,这个市场面对的是让票房驱动片方的信心,催生更成熟的类型片。特效公司在这一阶段谋求转型,也恰恰是看中了这片广阔的产业蓝海,开拓更多与华语电影人合作的新领域。

电影无法避免地具有商品属性,因此优秀人才总是随着资本而流动。今年的华语票房除了爆发式增长的现象,更出现了单月票房超美国同期的纪录。随着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票仓,越来越多的国际公司也被吸引到了内地。一方面,好莱坞公司的进驻也在培养中国人才;而另一方面,当工业体系愈发完整后,吸引到的好莱坞特效师也将翻倍。

华语电影的这十几年间,电影工业终于初见规模。往大点讲,2015年被我们称为“特效元年”,将开启一片产业蓝海,特效公司所需要开拓的领域,除了通过更多合作强化升级,当然有帮助华语电影工业打造成熟流程的职能。在工业体系纯熟后,收益的不仅是整个电影市场,下游的电视市场也将有一个新态势。

电影基本告别五毛特效 电视剧还要加把劲

2015年大银幕如此热闹,小屏幕也自有精彩。除了像《伪装者》《琅琊榜》这样的话题大作,也有宣称投资上亿的《花千骨》、单集投资超千万的《盗墓笔记》。结果电影里五毛特效不见了,电视里的五毛特效遍地都是。前有《花千骨》里的毛毛虫和包子,后有《虎妈猫爸》大结局里的五分钱花田。

但电视剧的乱象也在逐渐好转,不少电影特效公司也开始接触电视剧的制作,并从前期便参与进来。这对电视剧的良性发展,也带来了不少帮助。

比如Pixomondo也接下了众多明星参与的电视剧《幻城》这个项目,且在拍摄前就已经开始参与进来,将制作奇幻CG生物角色的经验带入了国产电视剧中。寒洋透露,是《幻城》的制片方率先向他们递出了橄榄枝:“我觉得中国的电视剧市场依旧有着预算低、制作周期快的特征。这对于孕育出像《权力的游戏》这样的IP并没有太大帮助。而我们希望能帮助中国电视剧制片人从管理特效预算的角度来向《权力的游戏》这样的特效品质靠拢。”《幻城》预计将于2016年暑期登陆湖南卫视,彼时是否会引发电视剧的特效狂潮让我们拭目以待。


2016年,有哪些华语视效片值得期待?

随着《寻龙诀》的上映,今年的视效大片已经全部登场,接受观众的检验。明年到底有哪些视觉奇观会震撼华语观众的双眼?现在已经有不少片子已经可以放入值得期待的特效片单中了。

看过今年的电影,难免会对明年有更高的期望。然而,特效再好,故事糟烂也会被观众厌弃,它不可能从电影中剥离出来成为单独的一个篇章。寒洋说,观众想要的,其实是原创的故事。而视觉特效最终只是电影中的一部分,它可能会在故事发展上起到作用,也可能在设计角色上担纲重任。但不论怎样,电影工业的各项环节恰如支流,最后汇入“内容”这条奔涌的大河之中。今年电影特效水平的提高恰恰是为了日后优秀的华语视效大片涌现。

目前来看,最值得期待的,应该是张艺谋的新电影,中美合拍的史诗巨作《长城》。电影已经拍摄完成,目前送到了好莱坞做后期。除了全明星阵容,宋朝大将军如何大战宇宙怪兽也让人期待,好莱坞能为老谋子加点什么样的调味料,就只有到那个时候才能知晓。

早前放出的《美人鱼》预告已让周星驰的这部新电影成为了热门话题。预告片里走的是五毛钱特效搞笑路线,尚且看不出全片特效到底如何。但此前《西游降魔篇》已经请来了韩国的特效公司Macrograph,在华语电影特效水平集体看涨的当下,也会难免好奇周星驰这次有没有让特效更好地帮他营造一个奇幻世界。

北上的尔冬升也一直在酝酿一个大动作。此前一直和徐克学习3D拍摄技术的小宝导演,下一部电影《三少爷的剑》也早已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重新翻拍自己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外加“技术宅徐老怪”坐镇监制,从目前流出的片场照来看,大量场景也要靠后期利用数字绘景一一还原。

在怪兽制作和场景设计各有特色的两部盗墓电影之后,盗墓届的另一个大IP《盗墓笔记》也有望在2016年和观众见面了。第一部《盗墓笔记之七星鲁王宫》由李仁港执导,预计于明年暑期登陆银幕。不知道这部电影是否能吸取《九层妖塔》和《寻龙诀》的败笔与优势,玩出怪兽场景纷纷升级的新花样。

以上几部新片都属古装/奇幻题材,真正的科幻电影一直以来是华语片的弱项。但这几年,大刘的《三体》系列科幻小说俨然成为了中国科幻迷的心中经典,今年还获得了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简直让《三体》小说升级为白金级IP大作。据说改编为电影的第一部制作成本已经达到了2.1亿人民币,特效则由VHQ接手。这一次合作,是真正考验中国的科幻故事能否与好莱坞的特效结合得天衣无缝。《三体》的读者也期待通过后期是否能还原这个神奇的世界。

2015年,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给电影人带来的机会涉及到整个产业链。我们所采访的特效公司也对中国电影的特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一个新起点,未来还将有更大的一场发展。特效师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接着要看的,就是整个电影工业体系健康地稳步前进了。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7 12: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