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国基尼系数创2003年来最低 城乡差距仍大

去年中国基尼系数创2003年来最低 城乡差距仍大

应通过教育扶贫和加强培训来“提低”

中国最低收入的人群——7017万农村贫困人口的生存状况如何?从湖北孝感最袖珍的山村小学中也许可见一斑。这个小学只有3名学生,孩子们的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因为忍受不了贫穷离开了,仅有的两位老师一位是村主任,另一位是身患癌症仍继续教课的老师。

在李实看来,发展农村教育事业才是阻断贫穷代际传递、减少相对贫困的根本办法,是“提低”最紧要的措施。“扶贫先扶智,农村劳动力受教育水平严重低下,劳动生产率低,收入就低。”李实说,随着精准扶贫政策的不断落实,2020年全部农村贫困人口脱贫的目标有望实现。如果将眼光放得更长远,5年以后,即便贫困人口脱离绝对贫困,也远未能达到社会平均水平,需要教育扶贫等更多政策持续性地支持。

同样,不提高低收入人群的劳动生产率也难以解决增加收入的问题。李实表示,不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来“提低”是不现实的,因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必须与低收入人群的劳动生产率保持同步,不然企业认为劳动力成本太高,也会“机器换人”,反而会带来失业问题。因此,通过职业技能培训来提升低收入人群的劳动生产率才是出路。

教育扶贫和加强培训提升低收入人群收入,都写入了“十三五”规划建议。“更注重收入分配的起点公平性,是此次规划建议的亮点之一。”刘军胜建议,通过立法建立正常工资增长机制,提高低收入行业职工工资。

“提低”也难以绕开收入分配改革的难点——“控高”。“整个社会蛋糕就那么大,不对过高收入者进行调节,那么低收入者收入提高也感受不到。”刘军胜说。

在李实看来,“控高”应分类进行,腐败收入、灰色收入等违法高收入要坚决打击,垄断收入等不合理的高收入要通过推进国企改革等来解决;而一些通过合法途径取得的高收入,需要通过改革税收制度修正调节。

“建立综合和分类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是‘十三五’规划建议的创新点,对于调节高收入会起到很好的作用。”刘军胜认为这种税收制度综合考虑家庭收入来征税,充分体现了二次分配更加注重公平的原则。

作为提低控高的有效机制,慈善事业被写进“十三五”规划建议也是亮点。“未来如果建立比较好的慈善机制,是政府公共服务一个很重要的补充,有助于调节收入分配,特别是有效解决社会当中老弱病残的问题。”李实说。

反腐、国企改革、税收制度改革……今后收入分配改革的推进依赖于方方面面改革的推进,而这些改革恰恰又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必然会触及不同的利益,受到的阻力也会增大,这就需要有更科学的顶层设计、更坚定的改革决心,不拖延,不犹豫,不错过改革的窗口期。”李实表示。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8-01-21 06:46:12